论民族教育投资与民族地区人力资源深度开发

李忠斌

 

摘要  民族地区人力资源开发具有重要的意义,要实现民族地区人力资源的深度开发,变人力资源优势为人力资本优势离不开民族教育投资的推动。文章用实证的方法分析了民族教育投资在人力资源开发中的作用,指出了进一步加大民族教育教育投资与人力资源开发的对策。

关键词  经济发展,民族教育,人力资源开发,投资

作者  李忠斌,博士,教授,男,1965年生,土家族,中南民族大学经济学院,中南民族大学中国少数民族经济研究所所长,武汉430074。主要研究民族经济学、可持续发展经济学、科技进步与区域发展。

 

通常认为,生产力是由劳动者、劳动资料、劳动对象三要素构成。在生产力的构成要素中,只有劳动者是最具有能动性的因素,在生产力发展中起着首要的、决定性的作用。从世界范围的经济竞争的现实我们也应清醒地看到,经济实力、科技实力的竞争的背后则是人才的竞争,如果没有人才的优势、智力的优势,科技优势将不复存在。联合国开发计划署《1996年度人力资源开发报告》指出:没有经济增长,人力资源开发就不可能持久;缺乏人力资源开发,经济增长也难以为继。报告还认为,一个国家国民生产总值的四分之三是靠人力资源,只有四分之一是靠资本设备。因而,从某种意义上说,民族地区经济发展的差距,实际上就是人才数量与质量的差距。如果我们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只是依赖对自然资源的掠夺式开发,从外延的膨胀来加速经济增长缩小差距的话,那这种增长就好比在沙滩上建大厦,是经不起风吹草动的。只有认识到差距的本质是人才短缺,老老实实,一步一个脚印地从人才培养的基础性工作做起,才能矗立起民族经济发展的高楼大厦。

 

一、民族地区人力资源开发的重要意义

   第一,大力培养各级各类专门人才是民族地区经济建设的总要求。经济建设离不开人才,离不开高素质的人才,人才已成为经济活动中最活跃的因素,成为经济社会全面发展的重要推动力。以往的人们把人才仅仅当成经济活动中的附属品,有更好,没有也无所谓,把人才资源排斥在资源系统之外,人才资源主要是靠自然积累而非主动开发所得。随着民族地区对外开放进程的加快,吃尽了人才缺乏的苦头,人才观才得以根本改变。现在的人们已普遍认识到没有人才就办不成事,办不好事,管理工作上不了水平,开发新产品近乎梦想,企业效益得不到提高,各项事业得不到发展,各类人才成了稀缺资源。

第二,大力培养各级各类专门人才是民族地区科技事业发展的需要。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只有有数量相对充足的技术人才充实到工、农、商、学各领域,利用他们所学的知识和技术为现实经济服务,才能提高经济发展中的科技含量,推动本地区的科技进步;二是要有一支高素质的技术人才,才有可能使民族地区的科学研究和科技开发上水平,建立的科技机构才能高效运转;三是要有一支高水平的管理领导人才队伍,才能保证科学决策、科学管理目标的实现。

第三,大力培养各级各类专门人才是民族地区未来发展的需要。民族地区未来是一幅什么样的蓝图?要想全面回答这个问题是困难的,我们可以大致勾勒出以下轮廓:——经济总量全面增长,人民生活水平大幅提高;——产业结构更加合理,第三产业、知识产业将占据半壁江山;——信息高度发达,信息网络健全通畅;——对外交往与合作日益紧密,经济发展与国际接轨;——经济重心外移,产品覆盖面广;——教育发达,人的素质提高;——民族文化丰富多彩,文化产业日益发达;——民族团结,社会稳定。这种描述不仅仅是一幅蓝图,它是民族地区未来发展的必然趋势,是未来的真实图景。但从当前的实际来理解,要把这一蓝图变为现实,唯有大力培养各级各类人才,从培养人才这个基础性工作做起。

 

二、加大民族教育投资,促进民族地区人力资源深度开发

民族地区经济要实现快速、健康和持续发展,在增加物质资本投入的同时,要下更大的力气开发人力资源,积累足够支撑民族地区经济发展的人力资本,真正实现民族地区人口优势、劳动力优势向人力资本优势的转变,使人力资本成为民族地区经济增长和发展的内生变量。

以往有一种错误的认识,认为对人的投入(即人力资本投资)不如物质资本投入来得快,因为对人力资本的投入投资量大,周期长,且较难以看到带来的即期经济收益,因而,往往是口头上很重视,一旦落实的时候又一拖再拖。殊不知,这种认识恰恰是极其错误的,因为一切经济活动的开展,一切创新活动的进行,甚至是工厂中一个部件的生产都离不开高素质的人的参与,高素质的人的创新活动能创造更大的经济价值,能带来更大的经济效益。

我国著名经济学家胡鞍钢博士的研究认为,基础设施建设存量增加一个百分点,人均GDP可以提高0.86%,电话普及率提高一个百分点,人均GDP提高0.52%。然而,儿童入学率如果提高一个千分点,人均GDP增加0.360.59%;人口增长每下降一个千分点,儿童入学率提高一个千分点,这两个加一起,就可以使人均GDP提高0.7%1.2% 。这足以证明,人力资本投资及人力资本的累积是民族地区经济增长的决定性力量。

二战以后出现的两个规律性现象为各国制定“教育先行政策提供了经济学基础。一个是物化技术竞争力递减律,一个是教育收益递增率。随着科技革命带来的信息业、加工业的发达,出现了物化技术竞争递减的规律性现象。如一项新技术一旦投入生产,其产品马上就被人模仿,模仿者甚至生产出更为廉价的产品来,发明者的技术优势很快就失去了,不得不靠更新的技术来抢占技术制高点。据此人们认识到,企业要保持自己的竞争优势,必须培养和保存自己以创新人才为主体的智力优势。

教育收益递增律有两种表现形式:一是以时间形式展示的递增规律,即在初始投入收益基础上,追加投资收益在正常情况下一般会超过初始投资收益。主要是因为受教育者的知识接受具有循序性与累积性的特点,同时也由于人力资本具有再生性和长远性,因而其投资收益也具有再生性和长远性。二是投资结构收益递增率,即投资收益随劳动者接受教育程度的提高而提高。据舒尔茨的统计,以小学投资收益率为100%计,中学就达251%,大学为690%

这两个规律给了人们更多的启迪,因而对发展教育格外重视。一方面是加大投入,扩大规模,另一方面是推进教育普及和实施终身教育。世界上许多国家都把教育放在优先发展的地位,教育投资超过了同期国民生产总值的增长。日本在19601975年的15年间教育投资增加10倍,同期国民生产总值仅增加3倍多。美国1900年的教育投资为630亿,1970年为8150亿,70年间增加近13倍,1965年-1970年的教育投资又增加75%,而同期国民生产总值仅增加45%。我国从1952年到1980年教育总投资只有1000亿元,年均只有34亿元。据世界银行《1992年世界发展报告》所列,教育经费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重,中国仅为2.5%,远低于世界平均3.6%的水平,位列世界第98位。而我国民族地区正好相反,重视对物的投资,忽视对教育的投资,即使国家每年给民族地区安排的数量可观的补助经费,真正用到民族教育上的微乎其微,形成投入不足--教育落后--经济落后--投入不足的怪圈。[1]

民族地区人力资源的深度开发离不开教育这个基础,教育基础的先行同样离不开教育投资这个先决条件,二者相辅相成,共同促进。民族地区人力资源的深度开发可以考虑三种类型:一是对以人口为基数的劳动力的教育和培训,以此获得人力资源的增量;二是对已受过一定程度教育(如小学毕业)的人力资源存量进行深度开发;三是对受过中等和高等教育的劳动者以追加投资的形式进行进一步的培养,把这部分人培养成创新的主体,从而获得高级人才所带来的高收益。

我们先来看第一种情形。如前所述,民族地区人口众多,且人口增长率较高。据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统计数据,少数民族人口为10643万人,占总人口的8.41%,同1990年第四次全国人口普查相比,少数民族人口增加1523万人,增长了16.7%。同时我们也知道,少数民族地区人口综合素质不高,尚存在大量的文盲和半文盲,劳动效率不高。但从人口规模来看,这是我们进一步开发民族地区人力资源的基础。通过加大教育投资,在民族地区举办各类形式的教育和培训,使绝大部分人口获得相应的劳动技能,也就是赋予了人口更多的人力资本。而这些人又是民族地区经济活动的主体,在技能增进的同时也将获得更大的产出和个人收入。

我们用图式来作一解释。如图1所示,在未接受任何教育和培训的情况下(文盲),我们可以认为其劳动效率为0,即使也有一定的产出,但由于是经验作业,靠天吃饭,人除了付出体力外几乎没有其他的投入。此时,如果我们采取大规模投资的方式举办教育和培训,此时人力资本得以开发,从0上升至P1的水平,这时的产出水平也得以增加至Q1,这一阶段我们可以按照实际情况理解为扫盲的成果。在巩固扫盲成果的基础上让这部分人得到更多的教育和提高技能,从P1P2P3,所带来的产出水平将不断地上升,由Q1Q2Q3

我们可以通过E1E2E3各点作出三条等产量线L1L2L3,将等产量线上的E1E2E3点连接起来的一条脊线L,我们可以把脊线L理解为经济增长的长期趋势线,该曲线是一条向右上方倾斜的直线。由图可以看出,随着教育投资的增加,等产量线向外移动,经济产出获得较大的增加,达到一个新的产出水平。

理论分析是有意义的,它至少告诉我们,从初始状态的产出水平到一定规模的产出水平,期间受诸多的变量影响,物质资本的投入、货币资本的投入以及随着人们收入增长所形成的消费拉动等都是重要的变量。同时许多的学者研究得出教育及人力资源的开发同样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在某些时候,其推动经济总量增长力量甚至大于物质资本的投入所带来的增长。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没有理由怀疑教育投资的重要性,相反,应该看到经济增长必须依赖教育这个基础,必须有持续不断的教育投资。

联系民族地区经济发展的现实,一个典型的特征是民族地区的第一产业(广义的农业)占较大的份额,也就是说从事第一产业的劳动者占有很大的比例。如地处我国中部的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2004年,农村劳动力资源总数为187.72万人,占农村总人口的55.22%。从地区分布看,全州农村劳动力资源较多的县市有:恩施市34.97万人,利川市38.86万人和建始县26.07万人。恩施州非农产业劳动力占农村劳动力比重相对较大的县市有:利川市50.63%、来凤县48.98%、咸丰县41.14%和恩施市41.11。与此相对应的是,在第一产业中,劳动力的素质也是相对较低的。2001年第五次人口普查时,恩施州人口的文化层次还比较低,受教育程度较低,绝大多数为初中以下文化水平,高中以上文化程度的人口仅有10.4%,其中,大专以上文化的只有6.41万人,仅占总人口的1.7%。另外,还有7.5%的人是文盲或半文盲。

按照传统的理解,第一产业(农业部门)的劳动生产率是较低的,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很小。尽管学者对这一问题各有观点,但我认为舒尔茨的研究还是能较清晰地说明,传统农业对经济增长贡献很小,但现代农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却是很大的。在农业现代化最成功的国家,农业生产率的提高比工业快得多。问题的关键是如何把传统农业改造成为高生产率的现代化农业。舒尔茨认为,改造传统农业的关键是引进新的现代农业生产要素。舒尔茨反对把生产要素分为“土地、劳动和资本()”以及“技术变化”两部分。他认为生产要素包括土地、全部可再生的物质生产手段以及人力因素。在解释农业生产力增长差别时,他认为土地的差别最不重要, 农业中使用的传统类型的物质资本量的差别也不重要,新的物质要素的差别相当重要,而农民的能力的差别可能是最重要的。因此,他提出要开发人力资本。按舒尔茨的理论,经济增长缓慢的基础,一般不是配置传统农业生产的低效率,增长的关键在于获得并有效地使用某些现代化生产要素,并主要取决于农民学会有效地使用现代化农业要素。[2]

从这个过程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要把人口资源转化为人力资本,没有什么捷径可走,惟一之路就是下定决心扎扎实实地发展民族地区的基础教育,通过政府、社会和家庭的共同投入,提供多形式的教育服务,让普通大众都能接受最基础的教育,打下人力资源开发的坚实基础。在这里我们特别要强调,基于民族地区现有的人口质量,当前和今后一段时间仍然要把扫除青壮年文盲的工作抓紧抓实,使两基攻坚取得实效。这一点无论如何强调都不过份,毕竟它关系到民族发展的未来,关系到一个民族的生存之基。

第二种情形的分析原理与此类似,只是所针对的人群有所不同。前面一种是针对普通大众,现在我们来考虑的是已经受过一定教育的劳动者,我们假定为小学或初中毕业。这种假定也是有依据的,根据现实的调查,民族地区存在一定数量的小学毕业或初中毕业或在此阶段辍学的青少年,这部分人过早地从事家务劳动、农业生产或外出务工,事实上我们可以理解为是人力资源转化为人力资本在某一阶段的停滞或净流出。我们借用图1来分析也可以说明这一点。小学或中学毕业后不再选择高一级的教育,可以简单理解为在(P3Q3)点的停顿或沉积。从长期动态考察,此点的沉积和前期接受基本教育的人口汇合在一起,虽说使得产出水平稳定在某一水平,但地区发展的后劲却是明显衰减。

因此,针对该人群,首要的是要给他们创造继续升学的机会和条件,除加快发展地方经济,提高当地家庭的教育消费能力外,政府对非义务教育阶段也必须给予足额的投资,兴办有规模、有水平的高中及中等学校,也就是要由政府指导,全面统筹来提高教育的供给能力,让这批人不仅上得起学,还要有学可上。

再看第三种情形。对已接受过中等和高等教育的人来说,他们已在工作中发挥作用,人力资本的作用已得到较充分的体现。但我们也必须看到,随着知识经济时代的到来,技术更新步伐加快,各国间的竞争已演变为人才的竞争,即智力资本或人力资本的竞争。新的时代对人才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那就是提升人才的创新能力,通过创新不断地促进生产力水平的提高。

对这一人群的创新能力的培养,政府的投入可以适当减少,代之以更多的社会投入,尤其是企业和个人的投入应成为主要的投资来源。尽管如此,由于人力资本投资具有极大的溢出效应,能为社会创造更大的价值,政府除了在政策上给予支持外,可以通过给企业和个人教育补贴的形式鼓励他们再深造,从而实现人力资本的高级化。从一般经济学意义上理解,这种投资是一种追加投资或边际投资,这种投资可以带来人力资本边际量的扩张,且这种边际投资产生的边际收益是巨大的。这就是为什么要大力提倡终身教育的原因之一,也是个人愿意投资再教育和终身教育的原因之一。

 

三、民族地区人力资源开发与利用的政策建议

1.制定人力资源开发的长远规划,保障少数民族地区人力资源开发与经济增长的一致性

民族地区人力资源开发任重而道远,各级政府都要把开发人力资源,积聚人力资本作为重要而紧迫的战略任务常抓不懈。在开发人力资源过程中,要改变以往的错误认识,避免文件重视而轻落实,真正树立起人才为本的科学发展观,做到发展经济与人才培养两手都要硬,以保证民族地区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快速地发展。因而,第一步的工作就是要制定好人力资源开发的长远规划,围绕计划有效地开展工作,最终实现人力资源开发的战略目标。

2.建立健全人才培养机制

人才的培养需要有一个良好的机制,这个机制就是--激励机制:尊重人才,爱护人才,合理使用人才,对作出贡献的人才给予精神物质奖励;--竞争机制:依岗聘人,项目招标,竞争上岗,能上能下;--保障机制:人才培养引进的条件保障,工作、生活、福利保障,基本权利保障,政策法制保障等。我们要对人才培养机制进行认真反思,建立健全合符实际、运行高效的培养机制。

3.加大人才培养的投入力度

人才培养必须以经济基础作保障,要舍得投入。其实,人培养也有个投入产出的问题,同样要提高投入产出比率。人才培养产出的是人才,是合格的、高质量的人才,因此,投入产出比不光是数量上的增加,更重要的是要保证质量。因为高质量的人才能够带领更多的人成才,高质量的人才往往能为经济发展作更大贡献.

一是各级财政要加大投入比例,在年度财政预算中设立专门的人才培养费,并做到逐年递增;二是引导社会投入,扩大经费来源;三是切实保证教育经费的投入比例与适度增长,因为“科学技术人才的培养,基础在教育”;四是压缩非建设性投资,拿出更多的经费来培养人才。

4.以产业发展重点为导向,合理调整人才资源结构

英国经济学家克拉克曾在威廉·配弟的研究成果基础上深入分析研究了就业人口在三次产业中分布结构的变化趋势,其后得出了克拉克-配弟定理。该定理认为,随着经济的发展,人均国民收入水平不断提高,劳动力首先会由第一产业向第二产业转移,当人均国民收入水平进一步提高时,劳动力便向第三产业转移。后来库兹尼茨又对克拉克-配弟定理进行了深化,阐明了劳动力和国民收入在产业间分布结构演变的一般趋势。他把三次产业分为农业部门、工业部门和服务部门,得出下面几个结论:(1) 随着经济的发展和时间的推移,农业部门实现的国民收入在整个国民收入中的比重以及农业劳动力在全部劳动力中的比重不断下降;(2)工业部门的国民收入的相对比重大体是上升的,然而工业部门劳动力的相对比重大体不变或略有上升;(3) 服务部门的劳动力相对比重几乎在所有国家都是上升趋势,但是,国民收入的相对比重却未必和劳动力的相对比重的上升趋势是同步的。[3]

在此我们仍以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为例。恩施州第一产业的产值在国民经济中所占的比重和就业人数呈现下降趋势,第一产业产值占全州总产值的比重由1978年的66.39%下降到2004年的41.53%,降幅24.68个百分点;二、三产值占全州比重呈现上升趋势(见表1)。第一产业就业人员占社会总就业人员的比重基本上也呈现下降趋势,但有所起伏,2000年降到1978年以来的最低点,仅为48.68%,但随后又逐渐上升,2004年回升至67.26%,与1978年相比降幅仅有16.84个百分点。第二产业的就业增长有所起伏,第三产业的就业增长相对较快。在2004年恩施州全社会从业人员237.7万人中,二、三产业从业人员分别为,第二产业21.61万人,占8.97%;第三产业57.29万人,占23.77%,比1978年上升13.37(见表2)[4]

 

培养的人才重在使用,还必须做到合理地使用,否则,人才不仅不能创造效益,反而造成浪费。科技进步将带来社会劳动生产率的巨大增长和产业结构的大调整,导致社会对不同类型劳动者的需求变化。就工业发达国家产业结构变化而言,第一产业(A)、第二产业(B)、第三产业(C)呈现出以下五个阶段的变化:(1)A>C>B(2)A>B>C(3)B>A>C(4)B>C>A(5)C>B>A。这种产业结构的转型,第一二产业就业人数不断减少,第三产业,主要是服务业和知识密集型产业就业人数增加,更多的优秀人才将汇集在第三产业。目前民族地区的产业结构处于第2个阶段,正在向第3个阶段迈进,因而,要重点培养工农业生产所需要的各种技术和管理人才,尤其要重视复合型人才的培养,同时,要注重高新技术如电子信息、生物工程、新材料技术等方面人才的培养和引进,为迎接新的产业结构转型作好人才准备。

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民族自治地方要走培养与引进相结合的路子,做到培养上规模,引进上层次,尤其是通过合理的政策引导大学毕业生去民族地区工作,此举是解决民族地区人才不足和大学毕业生就业困难的有效途径。

5.建立少数民族地区人力资源市场,促进人力资源的优化配置;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人才作为一种特殊的资源,作为生产过程中的一种投入要素,必须通过要素市场来实现其优化配置,因此,要通过各方努力来促进民族地区人力资源市场的建立和完善。从当前民族地区的实际情况看,由于受传统意识的影响和传统体制的束缚,人力资源的流动仍然十分困难,出现大量的人力资源特别是高层次人才的闲置和浪费,这是非常可惜的。按照人力资本理论,人的迁移也是增进人力资本的途径之一,只不过我们这里所指的迁移有相对的范围,也就是要在民族地区内的流动与迁移,否则又会产生人力资源的大量流失。既要减少人力资源的浪费,做到人尽其才,又要避免人力资源的无谓流失,同时还要引进民族地区外的各类人才,当务之急就是建设好民族地区人力资源要素市场,通过市场机制的调节作用实现人力资源合理、有序的流动,实现人力资源的优化配置和人力资本的保值增值。

在市场配置人力资源时,建立健全人才流动机制尤其重要。人才流动既能激发人才的创造力,又能最大限度地实现人才的价值。一是要完善人才流动政策。制定留住人才的倾斜政策,充分发挥现有人才的优势;由注重实体引进转向重视智力引进,采取多种措施吸引和聘用高层次人才。二是要运用工资杠杆调整。可根据经济结构调整的要求,制定专门的工资政策、利润政策和税收政策,调控工资水平和社会收入分配,促进人才流向高收入的急需人才的部门,实现人才结构的调整。三是健全人才市场体系。完善人才市场法规,培育和发展人才中介组织,充分发挥人才市场在配置和调控人才资源中的基础作用,打通人才流动的绿色通道,指导和促进多种形式的人才合理流动、合理配置,逐步形成政府调控市场、主体双向选择、市场调节需求、中介提供服务的人才资源管理新格局,让人才获得更大的选择空间。

6.深化人事管理体制改革,为人才培养创造良好环境

建设人力资源发挥作用的软硬环境,促进人力资源的规模聚集,弱化人力资源流失带来的损失和影响,使之发挥最大化的效用。

要按照建立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要求,加快人事管理体制改革。按照小平同志“要创造一种环境,使拔尖人才能够脱颖而出。改革就是要创造这种环境”的精神,建立起科学合理的人才聘任制度、人才选拔制度、和人才评价制度,做到知人善任,任人唯贤,打破条条框框,不拘一格选拔人才,要重能力,重业绩,为人才的成长营造宽松有序的环境,形成人才辈出的可喜局面。具体说:

一是要改善经济环境。经济环境为改善人才环境担任物质条件、生活待遇和创业舞台,人才环境又反作用于经济环境,为经济发展提供精神动力和智力支持。因此政府要致力于发展经济,改善经济环境,为各类人才创业提供更多更广的舞台。

二是要营造人文环境。要大力营造既尊重人才的创新实践和劳动价值,包容人才个性的多样化,又理解人才创新实践的曲折和失败,逐步形成鼓励创新、敢于冒尖的公众心态和政策氛围,努力营造出和谐融洽的人际环境、尊重理解的社会环境和民主、宽松的学术氛围。充分尊重人才价值,这是营造良好的人文环境的核心。尊重人的内在需求,创造一个具有活力的、充分张扬人的个性、尊重人的价值的社会人文环境。培育先进组织文化。要将“以人为本”的人才价值观转化成管理者的日常行为,在实践中塑造以尊重人、关心人、信任人、培养人为核心的组织文化。要切实为人才办实事,认真落实国家的知识分子政策,适时适情采取倾斜政策,对人才个体的实际困难给予有效的帮助,使其感受到组织大家庭的温暖。营造良好社会氛围。运用各类媒体宣传人才政策,宣传知识、人才在社会进步和经济发展中的突出贡献和重要作用,宣传优秀人才建功立业的精神风貌,引导人们树立人才是第一资源和人才资优先投入的新观念,形成崇尚科学、尊重人才、鼓励创业的社会氛围。

三是要优化制度环境。制度问题更带有根本性、长期性、全面性和稳定性。科学的干部人事制度对人力资源的整体开发具有决定性的影响。必须通过深化改革,建立一套适应市场经济体制要求的、充满生机和活力的用人机制,消除阻碍人力资源整体性开发的体制性障碍。健全用人竞争机制。要遵循各类人才的成长规律,引入竞争机制,择优汰劣,让优秀人才脱颖而出。探索多元激励机制。激励机制是开发人才潜能、激发创业动机、调动人才积极性的重要杠杆。建立与人才贡献相适应、适合各类人才特点的各具特色的收入分配机制。推进人才价格市场化、工资分配市场化、激励主体市场化,逐步建立政府引导、市场主导、社会参与的多元激励机制。创新教育培训机制。必须高度重视人才的继续教育工作,不断提高人才素质和能力,为提高人才实现目标和价值的能力,为其承担更大的责任、从事更富有挑战性的工作以及提升到更重要的岗位创造条件。

7.走人才培养法制化道路

通过政府实施对少数民族地区人力资源开发的优惠政策,实现政府对人力资源开发的积极干预,充分发挥政府的作用。

法制环境作为一种特殊的资源,具有区别于其他资源的特点:法制环境资源是一种外生性资源,是由国家立法产生的。法制环境资源具有共享性。法制环境资源的供给具有恒定性。法制环境资源的价值显现具有系统性和整体性。这些特点说明,良好的法制环境一旦建立,对经济和社会的发展所起到的影响将会是普遍、深远、长久的。

一是依法办事,要认真贯彻执行好国家已颁布的有关法律法规,把法律所赋予的各项权利落到实处。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一百二十二条规定:“国家帮助民族自治地方从当地民族中大量培养各级干部、各种专业人才和技术人才。”二是要根据变化了的实际及时出台新的法律、法规、条例,推进民族地区人才培养使用工作的法制化进程。如人才工作条例、人才培养、引进、选拔条例等。

8.实施多元化的人力资源开发战略

(1)就地开发战略――集中力量,用1020年的时间,通过教育、培训、示范等使少数民族地区劳动力获得知识和技能的提高,使之从劳动力转化为人才资源。(2)异地开发战略――通过劳务输出、人员流动,包括将学生、干部、技术工人等送往发达地区培养,使这部分人通过与外界的交流和学习提高自身的综合素质,这部分人的回流将形成少数民族地区人才资源的强势流。(3)"极地"培养战略――少数民族地区有国家重点科研院所和大型国有企业,他们在该地区成为优势明显的极地,要充分利用好这一资源,通过定向培养、委托代培、直接参与等方式开发更多的人才资源。(4)多元互动战略――少数民族地区开发人才资源具有多层次、多主体、多渠道的特征,要形成人才资源开发的全面推进,并根据人才资源状况进行优化配置和能力提升、行业互动,达到规模与效益的统一。(5)内外齐推战略――利用国内外人才资源开发的力量,借助国内外人才资源开发的经验及其先进可行的技术平台,再根据少数民族地区对人才资源的需求状况确定开发的规模、层次、领域,形成人才资源开发的内外合力,达到内外双赢的目的。

 

Talk about investment and deep development of ethnic mimority area human resources of national education

Li-Zhongbin

 

Abstract: The manpower resources development of ethnic minority area has important meanings, should realize the deep development of the human resources of ethnic minority area, change human resources advantage into manpower capital advantage leave whom national education invest push. The article has analyzed the role in manpower resources development of the investment of national education by way of real example, have pointed out that further strengthens the countermeasures of investment and manpower resources development of national education.

Key words: Economic development; National education; Manpower resources development; Investment

Li Zhongbin: Prof, College of Economy, SCUFN, Wuhan 430074



[1] 李忠斌,科技进步与土家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M],北京:民族出版社,2001年版,第159-160页。

[2] []舒尔茨.改造传统农业[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7

[3] 郭熙保.发展经济学经典论著选.[M].北京:中国经济出版社,1998

[4] 数据来源:恩施州统计信息网:http://www.esz.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