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经济学何去何从?

李忠斌

(博士,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土家族,中南民族大学中国少数民族经济研究所所长)

 

自从20多年前施正一先生提出建立民族经济学科以来,一批理论和实际工作者迅速参与其中,产出了一批较有影响的学术成果,为民族地区经济发展和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实施提供了理论支撑和决策参考,使仅仅只有20余年的学科羽翼渐丰,在学术界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但随着时间的变化,许多因素也随之发生了变化,学科的发展出现了一些新的问题,可以说是该学科站在了一个极为关键的十字路口。如何选择,如何把握前进的方向关乎学科的生存与发展。

民族经济学目前所面临的选择问题源自于该学科目前存在的诸多危机,大致讲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民族经济学的学科定位问题。关于这个问题,我在《中南民族大学学报》、《思想战线》上曾撰文进行了探讨。表面上看,这个问题业已解决,民族经济学也在招收硕士、博士研究生,但有个根本的问题没有解决好,即该学科的归属问题,这涉及到学位的问题。现在的硕士、博士研究生授予的是法学学位,因为属于民族学科,但我们的目标是培养为民族地区经济发展服务的高层次经济人才,包括所开设的课程也都是经济类的课程。如此一来出现的问题便是给人以名不副实的错觉,很多人因为学位的原因而不愿报考,考上的学生在就业时也不知要费多少口舌才能把这个问题解释清楚,对就业的不利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因此,我建议将民族经济学划归经济学科,授予经济学学位。

第二,民族经济学在很多地方名存实亡。主要的原因是民族经济学研究庞杂,很多其他学科的学者只要研究落后地区的经济问题或以民族地区为研究客体,都可以挂上民族经济学,但这部分人的主要研究并不是民族经济学。说起来有人从事民族经济学研究,但事实上又没有形成一个有影响的团队。另外一个现象是,民族院校都没有民族经济学本科专业,甚至民族经济学这门课已经变成了选修课,学生对民族经济方面的知识知之甚少。一方面我们要培养为民族地区服务的经济人才,一方面又不重视这方面的教学和研究,二者严重脱离,从事民族经济学研究的人大都坐了冷板凳。

第三,民族经济学自身研究缺乏动力。突出表现在:一是学科体系尚未完善,且致力于学科建设研究的学者日渐稀少,学科自身体系建构不完善,其后发展便没有了根基;二是研究方向越来越偏离现实,对一些重大的现实问题关注不够,研究不透,没有产生强有力的决策渗透力,反而更多的人趋向于用西方经济学的理论和范式来解读民族经济问题,形成数学化的、经院式的研究模式;三是学科队伍的分化严重,由于学科本身的原因及上述诸多原因的影响,一些长期从事民族经济学研究的人转向了经济学、民族学或其他学科,研究力量的分散使得研究成果迅速减少,对一门学科来讲,没有了号召力,靠自发式研究来维持是极其危险的。

民族经济学已面临生存危机,站在了十字路口,何去何从将面临重大选择。我个人认为,要使民族经济学重新焕发生机与活力,必须解决上述存在的问题,搭建民族经济学科研究平台,组建一支有活力的研究队伍,产出一批的影响的研究成果,使民族经济学在为民族地区培养人才、参与民族地区经济文化建设方面发挥应有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