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教育投资规模:供给与需求的均衡分析[1]

Education for Nationalities Investment Scale: Supplies and Demand Balanced Analysis

 

李忠斌

摘要 民族教育的发展离不开投资,离不开投资支撑下的教育供给,为了使教育投资取得应有的效益水平,一方面要考虑教育的供给数量,另一方面也要考虑民族地区的教育需求,使二者实现动态均衡。因此,考察多因素条件下教育供给与需求是十分必要的。

关键词 教育发展,民族教育投资,供给与需求,均衡分析

作者 李忠斌(1965-),博士,教授,男,土家族,湖北利川市人,中南民族大学经济学院少数民族经济研究所所长,武汉430074。主要研究民族经济学、教育经济学。(联系电话13317125592,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民院路5号)

 

民族教育投资还不足以满足民族教育发展的需要,进一步加大投资是各级政府努力的方向。与此同时,我们也要认识到,投资量的增加是一个方面,甚至可以说是民族教育能否快速发展的前提,但提高投资效益同样必须作为继续投资的前提。如果我们一味地只是希望投资越多越好,对投资效益不给予足够的重视,那么这种投资就是低效率的,甚至是完全浪费的。

 

一、民族教育投资规模决定下供给与需求的局部均衡分析

(一)“国家”、“社会”两因素条件下的供给与需求分析

所谓“教育供给”与“教育需求”分别指整个社会所提供的各种不同的教育及总的数量以及社会各个层面在上述种类和质量方面对教育的需求。

在我国现行的民族地区农村基础教育投资体制下,农村基础教育主要还是作为一种公共产品由政府来统一提供的,在财力有限的条件下,这种供给不能完全满足需求,因此不可避免地出现供给与需求的失衡[①](1)

 

 

 

 

 

 

 

 

 

 

 

 

 

 

我们通过上图可以看到,假定I1为当前的民族教育投资水平,在该投资水平下,教育供给与需求曲线相交于E点,在E点,只能满足Q1的需求数量。此时,由于社会对教育的需求仍然强烈,潜在需求量为Q2-Q1。如果在E点的投资水平上不再有新增投资,那么,这种供需的失衡将继续维持。若要满足社会潜在的需求量,必须大幅提高投资水平,从I1移至I2。在I2点,供给与需

求曲线相交于E1点,该点对应的能满足的需求量为Q2,在这一供给水平下,潜在需求得以满足。

当然,这里也存在结构性供需不足和结构性过剩的问题。即一方面表现为供给总量的不足,另一方面,在某些地区、某类层次的教育上表现为供给过剩,亦即存在资源浪费现象。这些都需要我们在分析时加以综合考察。

我们考虑到现实的情况,民族地区人口增长率很高,根据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的汇总数字,祖国大陆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现役军人的人口中,汉族人口为115940万人,占总人口的91.5%

各少数民族人口为10643万人,占总人口的8.41%。同1990年第四次全国人口普查相比,汉族人口增加了11692万人,增长了11.22%;各少数民族人口增加了1523万人,增长了16.70%。新增人口将增加对教育的需求,因此,必须继续加大对民族教育的投资,在一定的投资水平上实现供给与需求的均衡。

当前民族地区的教育供给能力不足,而需求则相对旺盛,出现了较为明显的失衡,供给与需求缺口较大。[②]这说明,我们对民族教育的投资是不足的,缩小缺口的途径就是提高民族教育投资水平。为何出现这种情况?我们可以考虑如下几个原因:

第一,供给的强制性和需求的“成本可承受性”之间的矛盾还未解决。目前,民族地区农村基础教育大都是各级政府和部门自上而下决策供应,带有很强的指令性。而对民族地区农村家庭和个人来说,任何超越其实际承受能力的教育成本分摊都会遭到拒绝。这种情况将导致两个结果:一方面在强制供给时可能提供的是低水平的供给,如学校设施简陋,师资力量不够,学校布局分散等,而低水平的供给农民又不买账,表面上看是供给过剩,极有可能使得政府作出错误的判断,进一步减少供给量;另一方面,在考虑成本因素条件下,家庭及个人对教育的需求萎缩,进一步导致供给量的减少。所以,在解决民族教育供需不足时,除继续加大投资力度外,还要从增加农村家庭的收入着手,两种力量的共同作用方可实现供需的平衡。

第二,供给的统一性和需求的多样性之间的矛盾也较突出。政府和部门在决策教育供给程序和供给结构时,对不同类型、不同条件、不同发展水平的地区,都是相同的,都是上级按统一要求下达的。如各种达标、升级活动,有统一的标准、统一的规则、统一的验收程序等。而农民由于种植结构不同、劳动环节不同,甚至由于从事了非农产业,对农村教育的需求也是不同的。农村家庭送孩子读书,除了预期有理想的收入和体面的职业,同时他们也是实际的,孩子读完书要能在生产中发挥作用,哪怕只是完成了小学教育,否则他们就认为读书没有什么价值。如今民族地区农村发生了巨大变化,产业结构调整在各地展开,抓特色产业、农产品加工业是各地调整的重头戏,于是对有用人才、有技能的劳动力的需求呈现出多元化。而我们的教育供给受调整的刚性制约,不能适应农村变化的形势,尤其是不适应培养农村技能型劳动力的形势,与多样化的需求之间出现了脱节。有特色的学校受到追捧,一般化的学校则受到冷落,出现供需的结构失衡。

第三,供给的主观性和需求的实用性之间的矛盾。远离农村社区的各级政府组织不可能完全、准确了解和掌握农民对教育的需求情况,因此往往根据各自“政绩”的需要做出供给总量和供给结构的决策,而农民对教育的需求,往往是以对自己所从事的生产经营活动和所处的环境是否有利为条件的。这和前面的分析相似,主要在于信息的不对称出现的主观决策和惯性思维,政府教育供给调整对需求的反应迟缓,当大规模进行调整时,往往又落后于新的需求,如此往复的结果大多是供给与需求始终找不到均衡点。

(二)“国家”、“家庭及个人”、“社会”三因素条件下的供给与需求分析

教育的成本分为直接教育成本和间接教育成本,直接教育成本就是人们为接受教育而直接付出的成本,即学费,记这一成本为;另一项成本为间接成本,包括购买学习用具等的花费,为学习而付出努力的成本,人们为接受教育而融资的成本,还有一项机会成本,即为接受教育而放弃的收入。设受教育前第i年的收益为,受教育后第i年的收益为,只有当受教育的成本低于受教育的收益时,人们才愿意接受教育,所以有:

即:

记人们接受教育愿意接受的最大成本为:

      (1

所以当时,人们愿意接受教育,当时,人们不愿接受教育。

假设人们的直接教育成本服从均值为,方差为的正态分布,即:

时,则,人们接受教育的成本高于因此而获得的收益,人们不愿意接受教育,对教育的需求为0

时,为计算需求,令,则,且

的概率,其中为标准正态分布函数,设总适龄人口为N,则对需求教育的人口为

时,则,则需求教育的人口数为

当人们能够承受的成本时,愿意接受教育的人口数为0;当时,愿意接受教育的人口数随的增大而增加;时,所有的人都愿接受教育,这时,愿意接受教育的人数为,保持不变。

  所以,政府要实现教育目标,就应根据人们的需求而定,当人们能够承受的最大成本为時,愿意接受教育的人数为,这时政府可建立相应数量的教育机构,使其招生数为,同时学费定为,这样就能达到平衡,如果政府认为的受教育人口没有达到教育目标,决定扩大受教育人口数,于是修建更多的教育机构,使总招生数由扩大到,这时,如果学费仍保持为不变,那么由于承受的成本愿意接受教育的人口数为,政府并不能达到应有目标。这时,政府要达到目标,可以采用两种方式,一种方式就是给予补贴,使补贴后,人们能够承受的最大成本由扩大到,但这时,政府要负担巨额的成本,在财政负担不起时,政府要实现预定的目标,只能采取措施,使人们为教育愿意支付的最大成本提高,即由扩大到

为了进一步研究人们对教育的需求,现在我们把这些情况纳入标准的供求分析。假设其它情况不变,我们先研究人们对教育的需求如何随学费的变动而变动的。

假设学费为,则人们对教育的需求为:

  2

很显然,当保持不变时,越大,越小,当时达到极小值0,所以教育的需求曲线如图2中曲线所示。当增加时,需求曲线向上移动。

教育的供给表现为教育机构的招生数,教育机构一般由政府建立,招生数大致固定,但教育机构也有一定的招生权利,当学费提高时,教育机构倾向于招收更多学生,所以供给曲线如图2中曲线所示,图形表现为较为陡峭。设是外生变量,其大小由政府确定,则供给函数为:

                      3

供求均衡时,,即:

           (4

可以解得均衡的学费和均衡的招生数:

因为是(4)式的解,当然满足(4)式,即:

          (5

由(4)式可得:

设初始的,如果认为现在的教育人数没有达到预定的目标,于是决定扩大教育规模,即让扩大到,由于,所以均衡的学费递减,这时,为了维持教育机构的正常运转,政府就要增加对教育机构的补贴。如果政府财政紧张,难以实现补贴,这时,要使不变,可以使相应扩大,从而达到相应的目标。

下面用图2进行进一步的分析

 


如图2,横轴表示受教育的人口数,纵轴表示学费,初始时,供给与需求曲线相交于A点,均衡的学费水平为,均衡的受教育人口数为,教育机构正好可以维持正常运转。如果政府认为教育人口数应该达到,于是修建更多的教育机构,于是使供给曲线由移至,如果其它条件不变,则均衡的学费水平由下降到,这时,要维持教育机构的正常运转,政府就要进行补贴,补贴数额为:,如果财政不足以进行补贴,则政府可以采取措施提高人们为教育愿意支付的最大成本,使其移至,则可以使教育需求曲线由移至,同时调整修建教育机构的数量,使其由由移至,就能达到新的均衡,在新的均衡点,受教育的人口数为,达到预定目标,同时均衡保持不变,政府不用增加新的补贴。

所以,为了实现预定目标,提高人们为教育愿意支付的最大成本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但要弄清是怎样变动的,其变动受哪些因素的影响。下面对此进行分析。

假设接受教育后,能力提高,设接受教育前的能力为,接受教育后,能力提高,假设接受教育后能力服从的均匀分布。如果能力达到或高于,企业第i年按的能力支付报酬,能力低于,企业仍按能力支付报酬,接受教育后的预期收益为:

    (6

当人们的能力时,人们是否能够获得收入还取决于人们是否能够找到工作,假设企业生产效率与员工的能力成正比,即当企业的生产效率为时,要求员工的能力至少达到,设企业的生产效率上服从均值为,方差为的正态分布,即:,则,再设企业的总数量为,每个企业聘用新员工数为,则能力找到工作的概率为:

接受教育后的预期收益为:

(7)式代入(1)式有:

           (8

  由(8)式,可以得出下列结论:

1.当时,,即人们为教育愿意支付的最大成本为非正数,这种情况下,没有人愿意接受教育,对教育的需求为0

2.

(1)因为,即企业要求员工的能力越高,则人们为教育愿意支付的最大成本越低,对教育的需求也就越低。

(2)因为,即人们为教育愿意支付的最大成本随企业的生产效率递增,由假设,企业的生产效率也就是员工的生产效率,所以,人们受教育后,生产效率越高,人们为教育愿意支付的最大成本越高,对教育的需求越大。

(3),即关于递增,因是企业聘用的员工数,是人口数,所以实际上就是就业率,所以关于递增,也就是人们为教育愿意支付的最大成本随就业率提高而提高。

(4),即企业支付给员工的工资越高,人们为教育愿意支付的成本越高。

(5)关于递减,因为是购买学习用具等的花费,当人们为接受教育购买的学习用具等的花费越高时,人们为教育愿意支付的最大成本越低,对教育的需求越低。

(6)关于递减,因为是人们为学习而付出努力的成本,不同的人,因为天赋等的不同,所以这一成本也不尽相同。有些人,因为天赋较高,付出的成本极少,而对另外一些人,由于天赋较低,达到同样的水平要付出极大的成本。这说明,即使学费多么低,也不可能使所有的人都接受教育。

(7)关于递减,因为是人们接受教育的融资成本,所以融资成本越高,对教育的需求越低。

(8)关于递减,即人们因接受教育而放弃的收入越大,人们为教育愿意支付的最大成本越低,对教育的需求也就越低。

 

二、民族教育投资规模决定下供给与需求的一般均衡分析

我们进行民族教育一般均衡分析时,考虑三个变量:人均教育投资量、投资结构和时间因素。首先假定:民族教育投资是呈上升水平的,且是连续的;投资结构是逐步优化的,是动态调整的;投资时间属于长期(10年以上)。下面分别考察这三个因素决定下的供给与需求。

()从长期看,人均教育投资的增加将改善供给与需求。

人均教育投资可以衡量一个地区的教育发展水平。一般来说,人均教育投资的大小与地区经济发展水平和国家教育投资呈正相关,也就是说,经济越发达对教育的投入越充足,国家对某一地区教育的持续规模投入,人均占有的教育投资资本量也就越大。依据我们的假定,人均教育投资是持续上升的,当投资达到一定的规模时,和时间因素的结合,民族教育的供给能力快速增加,在某一时点实现供给与需求的均衡。因此,我们可以说,从长期看,在资金等各种要素投入增加的条件下,民族教育最终将实现均衡发展。

现在的问题是,我国人均教育投资不仅绝对值小,地区差异极大,并且有扩大之势。人均教育投资的地区差异如表1所示。从表中看出,教育经济发展水平越高的地区,人均教育经费越高,反之越低。随着时间的推移,人均教育投资的地区差异越来越大。1988年,从直辖市到欠发达地区的梯度差异依次为102.1244.2740.0832.01(以欠发达地区为基准,则为3.191.381.251)。到了1996年,这个比例变为432.58205.54156.79129.54(以欠发达地区为基准,则为3.341.591.211),直辖市和发达地区与中等发达地区、欠发达地区的差距正在加大。[]

1  1988-1996年各地人均教育经费(元)

区域

1988

1989

1990

1991

1992

1994

1995

1996

88-96年平均

合计

45.43

56.34

58.92

65.66

76.02

128.87

161.09

189.19

97.69

直辖市

102.12

122.67

114.85

127.34

146.39

269.26

364.92

432.58

210.02

发达

44.27

55.25

58.43

67.85

79.60

140.88

176.43

205.54

103.53

中等发达

40.08

50.40

55.87

60.79

68.92

112.12

135.67

156.79

85.08

欠发达

32.01

40.00

42.25

48.58

57.26

89.99

101.08

129.54

67.59

 

如果考虑人均教育投资绝对值小且地区差异不断扩大的趋势,那么,民族教育要实现均衡发展的时间就会变得更长。也正是这一结论,为了尽快实现均衡发展的目标,缩短目标实现的时间值,可调整的变量便是投资规模,并且这种规模要超过发达地区的水平。如果我们仍然采取均衡投资战略,无论东部还是西部,无论富裕还贫困都是一个标准,要实现民族教育均衡发展恐怕将是非常久远的。鉴于此,我们仍然强烈呼吁,全国经济、教育发展新格局下,变均衡投资为非均衡投资,变撒胡椒面为集中投入,把更多的教育资源投入到中西部等欠发达地区,这一地区的重点恰恰应该是民族地区。

()从长期看,人均教育投资的增长将改善教育结构,提供多元化的教育供给,通过结构调整来实现教育供需的动态均衡。

前面已论及,民族教育供给结构与需求的不相一致是导致供需失衡的原因之一。要使二者达到一致性,从长期动态考察,教育投资的作用最为积极。其主要原因,一是结构调整需要成本,并且我们认为这个成本是巨量的,单靠民族地区自身的财力是远远解决不了的;二是教育供给结构调整要在动态中调整,不断调整的过程需要支付大量的成本,用制度经济学的观点,就是交易费用很大,这个成本同样需要持续的投入来消化;三是要满足需求方对供给结构的适应,也即要培养更多有技能的人,培养费用也是巨大的。因此,要实现由结构调整引致的教育需求的满足,必须有增量的教育投入,舍此别无他路。

() 用市场调节教育供求关系,刺激教育需求。

民族教育供给与需求的失衡部分原因还在于需求不足,提高家庭和个人的教育消费能力是刺激教育需求的有效手段。个人对教育的消费,教育价格因素是不可忽视的,即我们的定价水平对需求的影响甚大。根据供需原理,一种商品的价格越低其消费量越大,也就是价格和消费量成反比。依此原理,用学费这一教育价格进行调节是重要的调节方式之一。教育是一种商品,学费是教育的价格,学费由教育供求形成,反过来又调节教育供求。学费与教育供求呈现反方向变动,学费上升,教育需求减少,教育供给增加;反之,学费下降,教育需求增加,教育供给减少。学费的降低甚至价格为零,从另一个方向提高了人们的消费能力,教育的价格需求弹性就会很大。不过要注意的是,利用需求这种调节方式对于义务教育和非义务教育的调节功能是不同的,要区别对待。在新的教育投资体制下,国家承担了对民族地区义务教育的投资,其学费近似于零。尽管如此,作为家庭和个人还是要承担一定的学习费用的,可以理解为是接受教育的一种价格,这一价格同样对人们的教育消费或需求产生不同的刺激效果,如果过高,则人们将减少对教育的需求,所以,政府调节的重点是通过加大投入,对民族地区接受义务教育的家庭和个人给予较大力度的补贴,实行真正意义上的免费,把这一价格降为零。



[1]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人口较少民族地区人力资源开发战略研究》(编号06BMZ033)的阶段性研究成果之一。



参考文献:

[]李忠斌,论民族教育投资不足的成因及对策[J],贵州民族研究,20064):122127

[]李忠斌,论民族教育投资与民族地区人力资源深度开发[J],黑龙江民族丛刊,20064):113121

[]金黎明,沈百福,教育投资地区差异与政策[J]http://campus.cer.net/20031104/3093773.shtml

 

Education for Nationalities Investment Scale: Supplies and Demand Balanced Analysis

Li Zhongbin

Abstract: The education for nationalities development cannot leave the investment, cannot leave under the investment strut education supplies, in order to cause the benefit level which the education investment obtains should have, on the one hand must consider the education the supplies quantity, on the other hand also must consider the multi-national area the education demand, causes the two realization dynamic equalization. Therefore, inspects under the multi- factors condition to educate the supplies and the demand is extremely essential.

Keywords: Education development, education for nationalities investment, supplies and demand, balanced analysis

Li Zhong-bin: Prof, College of Economy, SCUEC, Wuhan 430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