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土家族早期民间文学作品中的经济内涵

 

李忠斌

 

  土家族是一个历史悠久、文化植根甚古的民族。在她发展壮大过程中,其文化走势呈现出多元化。在民族文化的涓涓长河中,早期民间文学作品的丰富内涵无疑为其注入了生机和活力,而民间文学作品(口头传承、文字记载)来源于现实生活,又反映了现实生活,其故事情节虽有虚拟和夸张的成分,但对现实生活的客观反映仍是其本质和主流,成为我们今天探究土家族早期经济生活不可多得的宝贵史料。本文试图从土家族早期民间文学作品中挖掘其丰富的经济内涵,勾勒土家先民早期经济生活的大致轮廓,丰富土家族历史文化的研究内容。不妥之处,祈望同仁斧正。

 

  一、早期民间文学作品展示了土家族初民的生存环境

 

  在行文之前,我们有必要对“早期民间文学作品”作一点说明。本文所称“早期民间文学作品”是指神话、传说和民间故事,这些在每个民族的历史文化中都占有相当的比重。关于神话、传说和民间故事之间的关系,陶立番先生对此用图作了生动的表述(如图)。图中的三个圆圈各代表神话、传说和故事。它们的交叉部分,说明神话与传说、神话与故事、传说与故事的一部分是相互渗透着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而再交叉部分,说明它们三者在极少数的作品中是不可分的。【1】本文在对土家族早期民间文学作品的研究上也基本上遵循上述关系,把三者的内容有机地融合在一起,而不是孤立地割裂开来。

  对早期民间文学作品的研究近几年取得了很多成果,但基本上都侧重于文学研究本身,从其它角度和层面进行的研究还似不多见,土家族早期民间文学作品也基本如此。因而,对早期民间文学作品进行多视角、多层面的研究就犹为迫切。钟敬文先生说得好:“民间文学,由于它产生和流传于社会分工还不很发达,并且一般成员不能使用文字这一工具的社会阶级,它的这种特殊性是自然存在的。因此,对它的考察、研究就不能限于文艺学的(即使是民间文艺学的)。它必须、也必然是多角度的,用各种社会、人文的学科的观点、方法去进行的。这样,才能比较全面地、从而也是比较深入地揭示它的特点和性质。”【2】因此,本文试图从土家族早期民间文学作品中挖掘土家先民的经济生活以及由此所反映的经济结构和经济关系,以期丰富土家族早期民间文学及土家族历史文化的研究内容。

  在早期的民间文学作品中都有大量的篇幅直接或间接地反映了土家先民的生存环境,我们能够从中窥见土家先民同自然斗争和求生存、求发展的壮烈场景。

  1、自然环境。

  土家族绝大部分居住在今湘、鄂、川、黔交界处,这一地区山林密布、沟壑纵横,自然条件十分恶劣。《迁徙歌》记述道:“千潭万水走过了千山万岭走过了/爬岩拉坎的地方走过了鲤鱼标滩的地方走过了/螃蟹爬的地方走过了虾米跑的地方走过了/麂子走过的地方走过了猴子跳过的地方走过了。”【3】在迁徙跋涉过程中,“草鞋穿烂了九十九双,拐杖拄断了九十九根”而最终到达了天宽地阔、白云悠悠、流水涓涓、猴子荡秋千、画眉歌唱、葡萄串串的地方。【4】虽然《迁徙歌》的记载不可作为土家族迁徙的明据,但对自然环境的描述与今天土家族生活之地的实际还是大致吻合的。

  2、生活方式

  生活方式“是指在一定生产方式和全部客观条件制约下的有关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的典型形式和总体特征。”【5】马克思主义认为,人类的生产方式决定着人类的生活方式(生产方式将在后面叙述),“人们用以生产自己必须的生活资料的方式,首先取决于他们得到的现成的和需要再生产的生活资料本身的特性。这种生产方式不仅应当从它是个人肉体存在的再生产这方面来加以考察。它在更大程度上是这些个人的一定的活动方式,表现他们生活的一定形式,他们一定的生活方式。”【6】在土家族早期的民间文学作品中,我们可以从一些片断中来了解土家先民古朴的生活方式,归结起来主要是:

  食物结构单一。在当时的生产力状况下,食物的来源有限,品种单一,主要是以填饱肚皮为标准。从《打猎歌》、《捉鱼捕蟹歌》、《打鱼歌》、《生产歌》中看到,食物主要有:团鱼、螃蟹、青蛙、虾米、鳜鱼、鲤鱼、小米、包谷、腊肉、狗、鸡、酒、盐巴等。这些食物的来源是不稳定的,数量也是十分有限的,食用方法更是简单。

  食品制作方法独特。食品制作方法更主要的体现在自然环境、加工技术、需求程度和饮食偏好。土家先民在食品加工方面有其独特的方法,腌制腊肉和酿酒技术较为成熟和科学。腊肉的制作方法大致为:将猪肉切成块,放在大木盆中,用盐水腌1015天后取出吹干,然后挂在火炕或灶头上用柏树枝熏一段时间,取下吊在通风处保存,需时割而食之。此法利于猪肉的保存,在食物来源有限和无交易的条件下,其实起到了延长供给的作用,且食用别具风味,人人喜爱。酿酒方面主要是制作“咂酒”,《咸丰县志》卷七载:“咂酒。俗以曲和杂粮于坛中,久之成酒。饮时开坛,沃以沸汤,置竹管于其中,曰咂酒。先以一人吸咂竿,曰开坛,然后彼此轮吸。初吸时味甚浓厚,频添沸汤,则味亦渐淡。盖蜀中酿法也。土司酷好之。”【7】虽然早期民间文学作品中未见直接的记述,但从文化传承规律来看,酿制和饮食“咂酒应是土家初民酿制甜酒遗风的延续,酿制方法不可避免地打上“传承”的烙印。“早晨起来了,要吃甜酒哟,鼻子孔孔塞起来罗,甜酒吃到的,鼻子塞到的,臭气息不怕了哟!”

  见者有份的集体消费。在当时,劳动工具简陋,劳动生产率低,不依靠集团式的劳作就难得有温饱,这种集团式的生产方式也就决定了其消费的集体性和平均主义。《迁徙歌》记叙了先民到达其理想定居点后,“大田开了九十九,大坪开了九十九块,陈谷子装了九十九包,陈腊肉炕了九十九炕”,不久“一潭水养不了那么多的鱼,一个山养不活那么多的鸟”,于是一支人留下,其他的人继续寻求生存这地。【8】我们从土家族早期民间文学作品中可以读到大量带“九”字的描写,其实“九”即“多”的意思,众人劳动,众人享用也就在情理之中,勿需过多的推测。

  家庭消费初现端倪。家庭消费模式的出现是一种历史的必然,随着居住环境的相对稳定,更由于山大人稀特定环境的限制,一家一户式的劳作与消费便顺应而生,家庭和个体消费初现端倪。《打鱼歌》生动描述了打鱼人家的生活:“一网打下河哟,打个鲤鱼安合(恰恰意)一斤多。紫红腮壳哟,提起回去喊老婆,打点汤汤喝,你看大的吃得少,小的吃得多哟。一群儿伙争得打破鼎罐锅哟,穷人的日子真难过。”【9】

  精神生活的单调。精神生活是以物质生活为基础的,“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10】土家先民物质生活贫瘠,在精神生活上主要是节日娱乐和宗教仪式,唱摆手歌,跳摆手舞时场面宏大,参加者众,是主要的节日娱乐形式,“福石城中锦作窝,土王宫畔水生波,红灯万点人千迭,一片缠绵摆手歌。”农闲、祭祀也是人们娱乐、交流的好时机,许多民族节日的传承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六月六日,俗称六月六节,农人概停田工,谓忌人迹入田,农人皆趁作乐。”【11】这里颇值得一提的是,在男耕女织的小农经济里,妇女对精神生活的追求往往是含蓄的,她们把对精神生活的追求物化在劳动成果里。《西兰卡普》、《西兰卡普与兽皮》都反映了土家妇女追求美好、向往自由的精神追求。因而,我们可以说,“西兰卡普”是土家妇女精神世界的寄托和对生活、未来向往的直观表达,是物化了的精神追求。

 

二、早期民间文学作品反映了土家先民的生产方式

 

生产方式归根结蒂具有决定性的作用,它代表了所处时代生产力的发展水平,决定着社会、精神生活的方向。马克思说:“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制约着整个社会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过程。”【12】我们从土家族早期民间文学作品大量的记述中去探寻土家先民早期的生产方式,对于我们考察土家民族的发展和生产方式的变迁是有深刻意义的。

  1、农事

  在摆手歌中,有大量农事生产歌(“杰谢日业沙”)记述了土家先民一年四季的农事活动,砍竹、烧火、挖土、下种、做秧田、插秧、锄草、踩田、吃新、秋收、冬耕、纺纱、织布、装犁等。在《生产歌》中,首先记述了一些农作物的来历,“小米哪里来的哟?芭茅雀儿搬来的哟!”“剥开看一下哟,,不是棒罗!籽颗颗生着的哟!老鸦它各飞走了,猴子它各跑走了,送给公公看一下啊,这是包谷罗!这是包谷罗!”

  土家先民开垦之初,烧垦农业占有相当的比重,广种薄收的原始农业生产方式还占据主导地位。“坚硬似铁的地皮,把它刨松了,挖一个,生九兜,挖十个,生九十兜,种子背在背上,用刀子一个兜,种子落在兜里,青青的芽儿长起,种子撒在高山上,一把种子四处生,种子撒在荒山上,一把种子遍地长。【13】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育秧和做秧田的农业生产技术达到了较高的水平,提出了“放五养五”和“七犁七耙”的育秧、做秧田生产方式,即使在今天仍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要养一点皮水哟!要放一层皮水哟!放了一天养一天罗!放了两天养两天罗!放了三天养三天罗!放了四天养四天罗!放了五天养五天罗!六天上面放到了哟!秧苗就有一寸长了哟!”“秧田耕得好哇,七犁七耙耕的哟,七犁七耙耙的哟。”

  在农业生产方面还有“依时而做”的生产知识的传播,“二月挖土,三月下秧,四月栽秧种包谷,五月薅草,八月收割”等,这方面的内容十分丰富,传播方式多种多样,在此不多论。

  2、狩猎

  在早期民间文学作品中,记述狩猎的场面特别多,以致于表现初民的勇敢和智慧都离不开狩猎这个舞台,从这里我们即可看到狩猎经济在土家先民的生活中所占的份量。《永顺县志》载:“土人善渔猎”。

  狩猎的进步,首先在于狩猎工具的先进与可靠程度,在《打猎歌》等文学作品中可以找到当时的狩猎工具主要有:铳、火药、铜锤、虎钗、刀、镰刀、弓、箭、猎狗等。晋如煜《苗防备览·风俗下》卷九“永顺土人风俗”条记:“恒带弓弩长枪”。【14】在远古时代,狩猎工具是十分简陋的,民间文学作品中的记述明显刻上了时代痕迹,是不可尽信的,但肯定地说,石器及弓箭的使用已较为普遍,否则,狩猎不可能在民族发展过程中得到完善,也不会有人们对狩猎的独钟了。正如恩格斯所说:“因为有了弓失,猎物便成了日常的食物,而打猎也成了正常的劳动部门之一。”【15】

  土家族初民的狩猎方式主要有个人独猎和众人围猎两种。个人独猎已有部分发展,猎物获取能力进一步增强。而众人围猎则是最古老的一种狩猎方式,这与生产工具的落后和当时的社会组织形式有很大关系。围猎(赶仗)在古老的戏剧“毛古斯”里称为“赶肉”,“问:老公公,老公公,你们来这里做什么?答:一年过去了,我们没有肉吃,来这里赶肉的。问:你们来赶肉,你们有多少人?答:我们有这么多人。”【16】赶仗习俗一直流传下来,为众人所喜爱,《长乐县志》云:“有捕雉、兔、狸者,皆农人时为之。”而这一习俗延续至今,虽仅仅是捕捉其形式,但深刻的意蕴则是在模仿先民狩猎时的艰辛劳动而对民族自身的发展进行理性的思考,试图找到一把开启民族之魂的钥匙。

  这里有一个问题需要讨论,土家先民以虎为其图腾,然而又有许多民间文学作品记述了猎虎的场面,这看起来似乎是矛盾的,不可思议的。笔者以为,这个问题主要与虎的勇猛和残狠二面性有关,勇猛者人们崇拜它,把它视为生存发展的力量;残狠者人们痛恨它,把它作为消灭的对象。其实人们崇拜的是一种精神,而不是具体的真实的虎。

  3、渔业

  捕鱼是人类早期的又一重要经济活动,鱼成为人们食物来源的重要补充。恩格期指出:“自从有了这种新的食物以后,人们便不受气候和地域的限制了;他们沿着河流和海岸,甚至在蒙昧状态中可以散布在大部分地面了。”【17】渔业使人们部分摆脱了对环境的依赖,但应该说,最初的渔业又是与环境息息相关的,在没有河流和湖泊的地方渔业肯定得不到发展。

  土家先民生息繁衍在清江流域,清江支流众多,渔业资源相对丰富,为早期的渔业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在早期民间文学作品中我们到处可见捕鱼的场景,且从中我们可看到,徒手摸鱼、结网捕鱼、毒鱼等方式并存。《日客额地客额》写道:“像水老鼠一样钻进潭底,像水鸭子一样浮在水面,没一个时辰,猪崽大的鱼儿捉出来,簸箕大的团鱼拖出来。”《打鱼歌》有“旁边站个打鱼哥哟,一双赤脚,手提打网,一无扯索哟,二差网脚。一网打下河哟,打个鲤鱼安合(恰恰意)一斤多。”毒鱼是将有毒植物捣成浆,榨出汁,倒于河流中,等鱼被毒浮出水面而捕之。同治《来凤县志·风俗》卷二八载:遇大旱“或祷于之佛潭,沿溪毒鱼,名曰闹佛潭。”【18】毒鱼所获甚丰,但对环境的破坏亦很大。

同时,我们也看到,土家初民对渔业对象也已有了初步的认识,在《捉鱼捕蟹歌》中用形象比喻的手法描述了团鱼、螃蟹、青蛙、虾米、鳜鱼、鲤鱼、鲇鱼的生活习性,这些认识对捕鱼业的进一步发达是有深远意义的。

4、手工业

  在土家先民所处的蛮荒时代,手工业应该说是极不发达的,在经济生活中还没有成为一个占重要地位的生产部门。在“毛古斯”的一段对唱中有“问:你们穿的是什么?答:穿的是棕树叶。问:已经过了年,准备做阳春了,你们来做什么?答:我们到土王这里来,是想要点棉花地种。”【19】从这段对唱中我们可以看到,初民的服饰还是树叶,尽管有“棉花”一词,但可以想见,当时尚无纺棉技术,充其量也仅是手工拈棉,棉线作为手工织物的原料,故而我们不难理解土家族“西兰卡普”纺织技术的渊远流长了。《春巴Ma妈》则详细记述了编织“西兰卡普”的动人情景,“西兰卡普”可以说是土家先民手工业的最高成就,难怪清顾彩在《容美纪游》里赞道:“被如锦,土丝所织,贵者与缎同价。龙凤金碧,堪为被褥。中白麻为之,轻鲛绡,皆珍布也。”【20】

  在冶炼、铸犁等方面也有零星记载,但根据当时所处的生产力状况看,这些记载是极不真实的,是后人在民间文学作品传承过程中加进去的,不可为据。

  5、互助合作的劳动方式

  从土家族早期民间文学作品中可以看到,“帮工”作为互助合作劳动方式普遍存在。族人造屋、婚嫁丧事、薅草种田等无处有“帮工”存在。《生产歌》道:“九月十月到了哇,桐子有捡了,王家向家都喊来,王家向家都帮忙哟!”唱田歌,打“薅草锣鼓”是土家先民最喜爱的一种互助合作劳动方式,古已有之,《湖北通志》载:“楚国南之地,……扬歌,中田歌也。”《长乐县志》又云:“每夏耘时,择善者一人击鼓而歌,锣钹应之,谓为薅草鼓,盖欲耘者乐而忘疲也。”【21】众人劳动时,击鼓而歌,精神振奋,你追我赶,完全忘却了一天的劳累,大大提高了劳动效率。这可以说是劳动人民智慧在生产实践中的应用和体现,从这个意义上说土家先民是十分重视劳动方式的改革和多样的,也是十分重视劳动效率的。

 

  三、早期民间文学作品表达了土家先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征服自然,改造自然的目的就是为了获得物质资料的极大丰富,从而为人类精神生活的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从土家族早期民间文学大量的作品中我们即可窥视土家先民对美好生活的无限向往和为之而进行的不懈追求。

  1、理想化的生活目标

  在当时,理想化的生活目标不外乎是祈求五谷丰登,人畜兴旺,当然也包括对社会平等和美好爱情的追求。《生产歌》有“水好坐来谷子好哟,水好坐来谷子多哟”,“棉花秧长得好罗!棉花秧长得乖罗!棉花蓬蓬长得好罗!棉花蓬蓬长得乖罗”。《长刀砍邪》唱道“哥兄啊,日梦不祥啊,我要砍了它,……五谷不得丰收砍了它。”在《丰收歌》里亦有“合合也……合,谷子线线这么长。一线就有三百粒,合合也……合,伙列合!合合也……合,今年谷子真正好,明年吃饭万千的。合合也……合,伙列合。”【22】在《鲁里嘎巴》、《唐好汉斗土王》、《西兰卡普》、《海柘石烂不分开》等民间文学作品中则着重反映了人们反抗压迫、追求平等和追求爱情自由的崇高理想,从部分层面揭示了当时的经济结构和阶级结构,可以作为我们研究远古时代土家族地区经济、社会结构的佐证,其史料价值不容忽视。

  2、对美好生活的不懈追求

  对美好生活的不懈追求可以说是融进了血与泪的,要想获得美好的生活,就不得不付出超乎想象的代价,这与当时先民们所处的自然环境和生产力水平是一致的。《海柘石烂不分开》是说响沙溪两岸住着两家人,一户是客家猎户,有个小伙子;一户是土家农户,有个妹子。他俩情投意合,筹办婚事时,天大旱,禾苗干枯,百姓发愁。他俩无心于亲事,外出找水源。在山下,有两个大象般的怪石告诉他们,近来青龙和黄龙打架,青龙受伤变成了青龙岭,压住了响沙溪的水源;青龙岭下有两个洞,是青龙的一对鼻孔,如把它挖通,水就会流出来。他们立即奔向青龙岭,各人钻进一个岩洞,拼命往里挖,终于将鼻孔挖通,泉水奔腾而出,涨满了响沙溪,田地得到灌溉,百姓过上了好生活,可是猎人和妹子再也没有回来。【23】《梅山姑娘》、《岩人坡》、《兄弟学吹咚咚喹》、《西兰卡普》等都记述了人们追求美好生活的献身精神。从这些早期民间文学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面对险恶的自然条件和不平等的社会现实,土家先民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光是一种奢望,更不是祈求上帝的恩典,而是身体力行,用实际行动去创造美好的生活,用勤劳和智慧去改造客观世界,从而使土家民族得以繁衍生存并获得蓬勃的发展。

  对美好生活的不懈追求还体现在对生产经验的总结和升华,以及对劳动工具的改良和创造,它同样要付出艰辛的劳动和无数辈人的大胆尝试,在这方面凝结了先民无限的创造力。这一点在前面已有较多论及,故赘言。

  3、田园生活的浅尝

  根据对土家族早期民间文学作品的相关分析,我们便可发现,“集体劳动,共享果实”是最初的一种生产生活模式,“男耕女织”式的小农经济也初具雏型,最初的“物物交换”也已局部存在,社会进化的历程已历历在目。

  《迁徙歌》有“走到深潭边路也不通了/社巴公公上船来社巴婆婆上船来/田家公公上船来向家公公上船来/彭家、王家、梁家公公上船来……”。他们披荆斩棘,来到了“看天天宽了,看地阔了,山头白云飘飘,山脚流水涓涓,猴子在树上打秋千,画眉在树上唱歌,山葡萄一串串挂着,八月瓜一个个吊着”的理想家园,于是便定居下来,共同开垦这块土地,劳动果实共同享用。《迁徙歌》的记叙未必真实,但他们对田园生活的浅尝这一点则是有相当可信度的,他们已开始把劳动果实储存起来慢慢享用,从而结束了靠采集为生和捉虾摸鱼的时代,生活来源更为可靠,消费水平也有提高,已开始跨入农业文明的门槛。

  “男耕女织”一家一户式的小农经济的出现也不是偶然的,它是生产力发展的结果。随着定居农业的成熟,基本食物已有保障,男劳力从事农业生产兼狩猎和捕鱼已成为可能,妇女则部分从繁重劳动中解脱出来,从事纺织等家庭手工业,“西兰卡普”的早期出现即可说明这一点。虽然我们不能据此推断这一时期来临得特别早,但随着农业文明的到来,这种一家一户式的小农经济已初具雏型应该是可以肯定的。

  “物物交换”的存在记述较少,主要在“毛古斯”里有“毛人”出售兽皮的记载以及在船工号子里有“称肉打酒”的说法,如果仅从这些记载分析,就不仅仅是“物物交换”了,而具有明显的商品交换属性,故此记述无实际价值。不过,我们从人类经济生活的一般考察来看,存在部分和小范围的“物物交换”还是可能的,并不是妄自猜测。

 

【注释】

【1】陶立 《民族民间文学理论基础》,中央民族学院出版社1990年版,第188189页。

【2】钟敬文序陶立 《民族民间文学理论基础》,中央民族学院出版社1990年版,第3页。

【3】彭继宽、姚纪鹏《土家族文学史》,湖南文艺出版社1989年,第51页。

【4】同【3】第55页。

【5】徐正明《生活方式纵横谈》,四川大学出版社1985年,第2页。【6】《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25页。

【7】吴永章《中国南方民族文化源流史》,广西教育出版社1991年版。

【8】同【3】。

【9】同【3】第37页。

【10】《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第574页。

【11】同【7】。

【12】《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第82页。

【13】同【3】第41页。

【14】同【7】。

【15】《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第18页。

【16】同【3】第95页。

【17】《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第18页。

【18】同【7】。

【19】同【3】第94页。

【20】同【7】。

【21】《五峰土家族自治县概况》,湖北人民出版社1989年。

【22】同【3】。

【23】同【3】第85页。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