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民族经济学研究中几个问题的讨论

 

李忠斌

 

摘要: 本文从民族经济学的学科地位、民族经济学概念、民族经济学与区域经济学的关系、民族经济学研究方法、民族经济学的学科走向及发展趋势等方面进行了讨论,其目的是为了廓清学术界的一些模糊认识,以期推动该学科的健康发展。

关键词:民族经济学学科建设 研究方法 发展趋势

 

自从以施正一先生为代表的一批学者创立民族经济学以来,其间经历了坎坎坷坷的发展历程。学者们从不同的角度对民族经济学进行了多方位的探讨和争论,拥护赞成并以贯之开展研究者有之,提出质疑但并未否定,同时也开展部分研究者有之,反对者亦有之。但不管怎么说,大家围绕这一学科开展研究和讨论是十分正常的一件事情,各自的观点和立场对民族经济学的发展来说是难得的营养品,对该学科的发展是大有益处的。但该学科发展到今天,仍然没有出现一个完整的、能统领学科继续向前的理论体系,争论依然不断,尤其是一些概念性的、基础性的东西尚未定论,于学科的进一步发展显然是不利的。在此,我们对相关的几个问题进行讨论,一家之言,祈请方家教正。

 

一、民族经济学的学科地位

以前对民族经济学是不是一门学科也出现过争论,现在看来这一问题基本上得到了解决,中央民族大学还招收了民族经济学专业的博士生即是一证,更何况由北京图书馆出版社19993月出版的《中国图书分类法》(第四版)中把“民族经济学”作为一门独立学科——经济学分支学科专门设置类目,说明了民族经济学作为一门独立学科经历了20年的发展,已逐渐成为一门成熟的理论体系。

尽管如此,在学术界把民族经济学当作“另类”的看法还是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他们认为民族经济学没有自己完整的理论体系,与其他经济学科存在着大面积的交叉,其实质是民族地区区域经济学,对民族经济学的学科地位持某种程度的否定态度。因此,我们认为,对民族经济学的学科地位还有必要进行讨论。

首先,民族经济学有其自身特有的研究对象和研究内容,形成了较完备的学科体系,作为一门学科当加以肯定。虽然民族经济学从创立至今已有20年,但对一门学科来讲,这是一个极短的时间,不断完善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我们不能因为一门学科创立的时间比较短而对其科学性产生怀疑,更不应断然否定其学科地位,很多学科都是在不断探索、完善的过程中而日臻成熟的。最近由施正一先生等编写的《民族经济学教程》一书,其理论体系较之以往大为完善,但不知是出于什么目的,在本教科书中把该学科的理论体系进行了极端的膨胀,从中国到世界,似乎无所不包,对此,我认为有讨论和修正的必要。若按这种体系,把“民族”进行了彻底的抽象,其学术研究的指针就成问题了,很有可能落入到“国民经济”范畴中去。这种体系安排,于民族经济学科的发展是有所影响的,应该在对其“瘦身”的基础上对该学科进行新的审视和定位,既要遵循科学性、系统性的原则,也不要给某些人留下口实,这对稳定民族经济学的学科地位是极其重要的。

其次,不能因为学科交叉而对其持全盘否定态度,这不是一种科学的态度。学科间的交叉是科学发展的必然趋势,不是谁入侵谁地盘的问题,对此,厉以先生有精辟之言。他说:“其他学科研究介入经济学研究领域,是必然的。这里不存在经济学界容许还是不容许其他学科介入的问题。经济学研究渗入到其他学科,同样不需要其他学科的容许。”接着,他还就新的经济学分支学科的形成条件进行了概括:第一个条件是在新的经济学分支学科形成以前,已经有一些经济学研究者从事有关问题的研究了;第二个条件是这一即将形成的、新的经济学分支学科确实有较大的发展空间,而且它可以单独成为一个新的研究领域;第三个条件是新的经济学分支学科总是处于经济学同其他学科的交叉地带或边缘地带,因此,要形成一个新的经济学分支学科,除了经济学研究者的努力外,还有赖于与此有关的其他学科研究者的努力。这几个条件民族经济学都是具备的,至于学科间的交叉问题,厉先生说得再明白不过了,无需我作过多的说明。

 

二、民族经济学概念之争

民族经济学的概念之争从来未曾停息,应该说这也是一件好事,理越辨越明。民族经济学的概念最基本的有三个:民族经济学、少数民族经济学、少数民族地区经济学。这三个概念至今尚未统一,混用现象大量存在,其原因就是对这三个概念还没有一个令人信服的、科学的、从内涵到外延的概念整合。而这恰恰是一个不得不解决的大问题,如果一个学科没有一个统一的名称,何成其为学科?若让这种状况长期存在,研究资源得不到有效的整合,研究成果得不到体现,也就是说,大家的劲不是往一处使,民族经济学的大厦如何得以建成?

我个人以为,首先要解决学科名称的统一问题,然后才能探讨其概念内涵和体系构建,没有这个前提的任何研究都于事无补。

在民族经济学这个大的范畴内,如今的提法更是五花八门,除上述三个提法外,还有民族发展经济学、地缘经济学、经济人类学、民族区域经济学等等。有的是想在民族经济学科理论及体系上有所创新,有的可以说是以“四级学科”(尽管现在没有四级学科,但也许今后会有)的面目出现,从现有的研究成果看,也都是对民族经济学科研究的补充和拓展,没有建立起学界公认的理论体系。

正因为如此,笔者以为,我们对这些概念要进行从个别到一般的概念抽象,撇开各种不同的提法,统称为民族经济学。其学科和研究的规范不是在名称概念间绕来去,而是在研究对象和范围上进行界定,使其体现出科学合理的研究内涵。

那么,民族经济学到底该如何界定呢?从笔者掌握的材料看,各种不同的定义至少有10多种,大家各有侧重而又未能统一认识。王文长先生在比较了各种说法后,极为赞同施正一先生关于民族经济学的广义与狭义说,最终没有自己的突破。先生的广义与狭义说,对解决长期争论不休的概念问题有重要意义,但对概念本身还有进一步深化的必要。我认为,民族经济学就是研究多民族国家内民族集团与单个民族的经济生活及居住区域经济增长与经济发展的特殊性及其一般规律的一门科学。这一概念体现出一般和个别的关系,一般即我们把所有少数民族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待,这有利于我们制定民族经济政策;个别即研究单个民族的经济生活与居住区域的经济增长与发展。这一概念更重要的一点在于,研究民族居住区域经济增长与经济发展的特殊性及其一般规律使民族经济学与区域经济学和产业经济学形成分野,凸现民族经济学研究的独有领域。

民族经济学研究的范围,我认为要重点研究民族经济生活、民族地区资源开发、民族地区经济增长、民族地区经济与社会发展、民族经济生活的比较研究、民族经济政策、民族经济发展的特殊性与一般规律等,具体到各经济部门,如工业、农业、林业、旅游业等还是由产业经济学去研究比较好。

至于民族经济学要不要研究世界民族的经济问题,实际上就是涉及民族经济学的外延问题,还涉及到民族经济在世界范围内的适用程度。由于世界民族及地区经济发展非常复杂和特殊,各国对民族及民族地区的治理政策大不相同,因而对其进行研究具有相当的难度。要么是一种浅层次的介绍,要么就是开展“中国式”的研究,用我们的酒瓶去装别人的酒,能盛下多少还是个问号。因此,民族经济学的研究重点就是中国的民族集团和单个民族的经济问题,不是说该学科就一定是“中国造”,但起码还不具备触及世界各民族的体系扩张能力。事实上,传统的经济学理论尚不能完全做到,何况一门新兴的边缘学科?

 

三、民族经济学与区域经济学之关系

民族经济学与区域经济学的关系是学界长期争论的一个问题,其焦点有二:一是民族经济学大量研究民族地区的经济问题,与区域经济学研究落后地区的经济发展问题没有什么两样;二是民族经济学的研究在方法上没有什么独特和创新,大量采用区域经济学和产业经济学的研究方法,本质上也没有什么两样。

我们要说的是,民族经济学与区域经济学是有联系,但更有本质的区别。理由有三:

第一,从研究内涵上看两者有本质的区别。如前所述,民族经济学是研究多民族国家内民族集团与单个民族的经济生活及居住区域经济增长与经济发展的特殊性及其一般规律的一门科学。突出在民族与经济发展的特殊性。而区域经济学则是研究一国范围内的区域经济规划和区域经济发展问题的经济学科。其主要任务是为区域经济发展战略的选择、经济发展规划和计划的制定以及实现战略目标和发展规划的方法、手段的确定提供理论依据。它不仅为地区经济发展提供最佳的方案,而且为区域经济建立计量经济模型(如地区能源模型、交通模型、人口模型以及地区经济增长模型),并利用实际的统计数据对这些模型进行运算、求解。突出的是规划与方法。

第二,从研究客体看二者有本质的区别。民族经济研究多民族国家内(一般不研究单一民族国家)民族及区域的经济问题,在国内有特定的民族和特定的地域。区域经济的研究范围就要广得多,它是研究一国范围内的不同区域经济规划和经济发展问题,显然它没有特定的研究区域。由于存在这样的区别,研究结论的指导范围就有很大的不同了。

第三,从研究方法上看二者有本质的区别。区域经济学注重实证与数理统计,追求理想的经济增长模型。民族经济学尽管也重视并借鉴这方面的研究方法,但还有更多独特的研究方法,如田野调查法,比较分析法等。民族经济学研究涉及的学科也更多,有的经济问题不是用纯经济方法能解决的,还要借助人类学、民族学、社会学、文化学、生态学等诸多学科的研究方法,仅从这点看,区别已是很大。关于这一点,在后面将进行详细的论述。

 

四、民族经济学研究方法论问题

任何一门学科都有其自己的研究方法体系,从学科发展的趋势看,各学科间的渗透与交叉是历史的必然,科学的、实用的研究方法自然被其他学科吸收采纳,从这个意义上讲,研究方法没有“专利”。

关于民族经济学研究方法论上的歧义至少有两种:一是认为民族经济学是把民族理论与经济学方法的揉和,体现出较强的定性和逻辑色彩,注重该学科的功利性,因而与纯经济学的研究方法相比似乎没有什么科学性可言,用一部分人的话说叫未入主流经济学的门。还有一种观点认为,“民族经济学是穿着民族服装的经济学”,在他们看来,现在恰恰是经济学色彩太重而民族学色彩略逊。这两种观点,至少在我看来,是对民族经济学研究方法的偏见,第一种观点是纯经济学主义倾向,第二种观点则是从根本上否定了民族经济学的科学价值,把民族经济学看成简单的1+1,若按这种理解,还要民族经济学干什么?

科学的研究要有科学的态度,贬损一方而抬高自己实则是短视与浅见,这种态度是要不得的。固然以往的民族经济学在实证分析方面显得很不够,数理经济的研究方法使用得不多,但不能说这样的学科就不是科学的,入不得主流。按照这种观点,很多社会科学都不能称其为科学,这站得住脚吗?美国经济学家艾克纳在批评新古典经济学时就指出其一开始就养成“一种几乎是不可更改的演绎推理的偏好”,“过分强调完全公式化理论体系的发展,而缺乏足够的行为假设和前提条件等经验基础。”因此,在科学研究的方法论方面,到底要采用什么样的研究方法,要针对具体学科、具体的研究对象和研究目的而定,没有孰优孰劣的区别。其实,我们应该把各种研究方法当作一种科学的手段,不管你用哪种手段,只要达到异曲同工的效果就行。我很同意王文长先生的一段话,兹录如下:

实证分析与规范分析是民族经济学的基本方法。民族经济学研究必须对民族经济这一社会有机整体演化过程的概念和现象进行解释和描述,作出是什么的回答。是什么无疑是经济分析最基本的内容,没有这一基础性表述,经济分析便无法进行下去。民族经济学不能不在是什么的实证分析基础上展开。但民族经济学仅仅满足于对是什么的描述是不够的。民族经济学研究的任务之一是促进民族经济的有效发展,不可避免地涉及到制度安排、政策选择和行为规范的价值判断等方面,客观上面临着与是什么相应的怎么办的挑战。事实上,对当前民族经济发展过程中的问题,更迫切需要的是具有应用意义的应该怎么办的规范分析。因此,民族经济学的研究方法不能仅仅在实证分析或规范分析中二者择,也不宜挥起的铡刀在实证分析与规范分析之间进行严格的区分。虽然实证分析被冠以客观性,规范分析被涂上主观性色彩,但经济分析所涉及的分析者与分析对象都是活生生的人,这就决定了无论多么客观的经济分析都不可能摆脱价值判断。诚如缪尔达尔所认为的,不带价值取向的研究不可能存在,人们的价值取向决定着人们解决问题的途径,决定了概念的意义、模型选择以及对观察的挑选等。

对于第二种观点,在民族经济学的研究中,经济学与民族学色彩应该孰轻孰重,本身就不是一个问题,正确的做法是二者兼顾,既体现该学科的经济学属性,亦不失该学科的民族学属性。

 

五、民族经济学的学科走向及发展趋势

民族经济学是一门新兴的边缘学科,也是一门致用性很强的学科,在林立的学科中不仅占有了一席之地,也应该有更大的发展空间。首先,我国民族及民族地区的经济发展还很落后,还有许多的问题需要借助民族经济学理论来解决,如“差距”问题、西部大开发中的民族经济因素问题、新时期民族经济政策的调整与制订问题等。其次,该学科理论体系还有待进一步的丰富和完善,还需要民族经济学研究者的不断创新,在探索的过程中必然会出现理论上的空前繁荣,也必将引起学术界的更多关注。第三,民族经济学在培养人才,尤其是培养高层次人才方面还大有可为。第四,从学科发展自身的规律看,在经过了创建、提升、研究队伍建设、理论完善和学科体系架构等较长时间的前期积累后,必将迎来更大的发展。

 

注:

①古玲“《中国图书分类法》(第四版)增设民族经济学类目及思考”,西南民族学院学报(哲社版),2001年第5期。

②厉以宁为《可持续发展经济学》所作的序,商务印书馆,200010月版。

③⑥王文长“关于民族经济学研究的几个问题,民族研究,1999年第4期。

④王燕祥“经济人类学与民族经济学”,中央民族大学学报(社科版),1998年第3期。

[]艾克纳《经济学为什么还不是一门科学》第242页,北京大学出版社,1990年版。

 

 

Some Problem Discuss about the National Economics

 

LI Zhongbin

 

Abstract: This paper study on the subject status, relation, approach means, subject trend and develop trend grade aspect proceed know clearly of the text from national economics, the some blur known of the purpose yes for expurgation academia, the health develop of the withal phase impulse be one's turn subject.

Key words: national economics; subject construct; research means; develop tr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