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毕业生就业难的经济学分析
       
中南民族大学经济学院(武汉 430074) 李忠斌

摘要 文章从经济学的视角研究了大学毕业生就业难的主要原因,指出高等教育的发展要在招生规模适度扩张的前提下,形成就业信息充分透明,专业调整灵活快捷,政府、学校、社会三位一体共谋发展的良好机制,实现大学毕业生供给与需求的大致均衡。
关键词 高等教育 大学毕业生 就业 经济学分析

Economics Analysis that Difficult of the Graduate Obtains Employment
Li Zhong-bin (Prof College of Economy SCUFN Wuhan430074,China)

Abstract Article study graduate obtain employment difficult main reason from visual angle of economics, point out that the development of higher education base on the premise that the enrollment scale is expanded appropriately wants, abundant and transparent to form talent market, it is flexible and swift for special to adjust, government , school , social the Trinity connive the good mechanism of development, the ones that realized graduate's supply and demand are roughly balanced .
Key Words
Higher education Graduate Employment Economics analysis
  

随着高等教育全民化进程的推进,高等学校的招生规模不断扩大,由此引致了大学毕业生就业不充分问题的显现。每当临近毕业的日子,我碰见学生问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工作找到了没有?一位学生告诉我,老师,我跑了无数个人才招聘会,填写了无数份求职申请书,至今仍然没有着落,心里着急呀。这不是一个人的问题,是一个普遍的现象。到第8学期,学习已不再是学生的主要任务了,成天所筹谋的就是如何找到一份工作,焦虑、压抑、急躁等心理问题突出,如今将此现象称之为“第8学期综合症”。从表面上看,似乎大学生就业难是由于扩招引起的,这虽是原因之一,但我认为这不是根本原因。下面试从经济学的角度进行简要的分析。
  第一,大学毕业生供给与需求的失衡。说到大学毕业生供给与需求,不得不提到高等教育的扩招。就普通高校而言,1998年本专科招生数为108.4万人,在校生数为340.9万人;1999年本专科招生数达159.68万人,在校生数达413.42万人;2000年本专科招生数进一步增长为220.61万人,在校生数增长为556.09万人;2002年普通高校招生320.50万人,在校生达903.36万人。周济部长在第二届中外大学校长论坛闭幕式上说,中国已建立了世界规模最大的高等教育体系,高校在校学生超过2000万人。2004年全国高校全日制学生招生规模达420万人,招生规模实现了空前的超常规发展。而同期的国民经济发展虽然仍处于较高速度的上升时期,但和如此之快的高校招生速度相比,能提供的就业岗位无法满足如此众多的大学毕业生的岗位需求,供给的绝对量大于需求的绝对量,直接导致30%的毕业生不能实现就业。
  第二,信息不对称导致大学毕业生就业难。这涉及到政府、学校和社会三方面的问题。一是政府在实施高等教育扩招政策的时候,社会对劳动力的需求数量、需求结构、变化趋势等信息不能及时发布,导致的最终结果是同类专业毕业生的同台竞争和大量积压。二是学校尚未能根本转变办学理念,只顾教书,对就业问题未引起高度重视,社会需要什么样的毕业生、需要多少、分布地区和行业知之甚少,就业指导在许多学校还刚起步或流于形式,学生得不到完全充分的就业信息。三是社会对各类劳动力的需求存在时滞,提前发布需求信息的用人单位很少,要么都在一个时间段集中安排招聘,要么就是临时需求信息,致使大量的就业合同集中交易,在短时间内信息难以得到充分的扩散,也是日后出现大量毁约的原因之一。信息不对称的结果就是社会需要什么样的人?需要多少?何处需要这些问题无法形成完整、明晰的信息流,使政府的决策、学校的教学、学生的专业选择和技能准备无法一致起来,出现就业梗阻也是必然的。
  第三,培养产品目标定位的偏差。我国高等教育的发展经历了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变,在计划经济时代,接受了高等教育也就等于实现了就业,那时的高等教育处于典型的精英教育阶段。高等教育市场化的改革,催生了全民教育时代的来临。然人们的思想和观念还没有得以彻底转变,对接受高等教育的未来预期没有变。这一观念集中体现在高等教育培养的学生(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产品)仍然坚守精英教育模式下的观念,对许多的行业、职业不屑一顾,对收入斤斤计较,出现了农林、地矿等院校和专业难以招生的局面。而随着我国经济建设的飞速发展及多种所有制经济主体的出现,社会对有较高知识和技能的技术工人的需求却在不断增加,甚至出现10万年薪招技术工人无法实现的尴尬局面。事实上,这需要我们在培养人才的目标上重新定位,即多层次、复合型、一专多能的合格技术人员。在讨论这一问题时,不少人告诉我,提出培养的大学毕业生应该是合格的技术人员不太合适,有的人会有想法。而我却始终认为,不管是什么专业、哪所学校培养的学生,能得到社会的认同,能在工作中发挥作用,你是公务员也好,是教师也好,是公司职员也好,都是合格的技术人员,只是所从事的工作性质不同罢了。
  如果我们再不正视这一点,仍然会出现许多毕业生由于身分意识障碍而出现无法就业。一方面是大学毕业生有较高的报酬预期,一旦岗位所提供的收入低于预期,便会产生心理上的失落。另一方面,在产业结构和经济结构调整时期,部分产业和行业处于低谷,所提供的工资不高,低于本地区的平均水平,和大学毕业生较高的收入预期和高高在上的精英意识无法对接,这些企业就招不到想要的人,而它们恰恰是最需要的。这样一来,形成了一道无形的坎,谁也不想逾越,大学毕业生和劳动力市场的对接就出现了较大困难。这种预期差异产生的乘数效应一旦放大,会使得更多的人在就业与失业之间徘徊,对今后的就业形势产生较大的影响。
  第四,产品结构、知识结构与就业岗位结构之间的背离和不对称。从理论上讲,产品一定是要适销对路的,是符合社会需要的产品。然高等教育的产品是人,对人的教育有其特殊的规定性。但不管怎样,我们的大学毕业生是要走向社会,为社会服务的,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的产品又必须是适销对路的。矛盾的焦点在哪里?一是学科的刚性约束与自主设置之间的矛盾。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学校的生存和发展,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取决于其有社会影响的专业,尤其是与社会需求高度相关的专业,但在专业设置方面,刚性特征十分明显,自主设置专业的权利机制还没有建立起来,出现专业老化与社会需求的不相适应。高校按照国家公布的高等教育招生专业进行招生,而有的专业已是明显的边际专业,社会需求有限,培养的学生必然出现过剩。与此同时,学校希望根据社会的需要来调整培养专业却受到制度刚性的约束,要在短时间内进行调整是十分困难的。二是学科的趋同与同类型人才培养数量的激增,导致相同专业学生供给过剩。三是高校教学改革有待进一步深化,要彻底从传统的灌输教学转变为开放性、启发式教学,真正处理好知识与技能的关系,消除产品结构、知识结构与就业岗位结构的背离,实现大学毕业生就业的良性循环。
  第五,高等教育产品积压的累积效应。高等教育经过几年的扩招之后,毕业生的基数越来越大,按现行的统计平均有30%的毕业生不能实现就业,每年就有近百万人,按4年周期计算有400余万人无法就业。产品积压形成的累积效应将产生以下结果:一是缩减存量的压力很大;二是制度设计难度加大,需要两头兼顾;三是对在校生产生就业压力,出现就业焦虑;四是影响到高等教育的可持续发展,若投入得不到应有的回报,家庭就会失去送子女上大学的热情,对高等教育的发展将是一个致命的打击;五是社会和企业对毕业生需求步伐的放缓,既然有如此众多的人可供选择,就不再急于求成,对劳动力价格的谈判也有更大的回旋余地,如此一来,对即将毕业的大学生就业产生不利的影响,出现新一轮的就业困难。
  总之,针对上述问题,高等教育的发展要在招生规模适度扩张的前提下,形成就业信息充分透明,专业调整灵活快捷,政府、学校、社会三位一体共谋发展的良好机制,实现大学毕业生供给与需求的大致均衡。
作者简介:李忠斌(1965 ),博士,教授。